媒体中心

【史话】突破僵局 重要关头敢担起责任──赖幸媛与王毅的秘密管道(七) - 两岸史话 - 言论

作者: 张国荣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 2021-12-21 15:09

两岸协议谈判过程中遇到的敏感问题,特别是牵涉到两岸政治立场争议的,除了副主委、副主任层级的电话联系,赖幸媛也透过陆委会同仁致电国台办,由国台办的窗口把赖幸媛的主张带给王毅,王毅听了,把他的回应交给国台办的局长,打电话告知陆委会。二○一○年两岸协商《海峡两岸医药卫生合作协议》,大陆反对在两岸协议里面有“普世”或“国际”的文字,陆委会向陆方提出替代方案,用“人类共通价值”替代“普世价值”,赖主委告要负责协商的处长直接告知大陆的对口,明确表示,“如果大陆不喜欢把人类放入协议,那就放阿猫、阿狗、阿猪好了。”就是靠两机关的直通管道。

管道是双向的,王毅也会主动传意见给陆委会,借此解决一些僵局。原本得透过海基会安排日期、订机票、约好见面地点,才能面对面谈的事情,关键的部分就靠一来一往的电话谈定。

某天晚上十点半,我在西门町晚餐,接到国台办的电话。在陆委会工作,晚上七、八点常是我最忙乱的时候,这时段涌来的公文特多,记者探询的电话也多,晚上十点,才可以放松好好享受晚餐。十点半的电话,我看著来电显示,跟太太说我非接不可,走到餐厅外面听。不出所料,电话那端转达了王毅主任看法:

关于两个公司最近谈的这两项合同,王老板希望与赖老板沟通。现在已是关键阶段,希望共同努力。我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关于第一个合同,我方已经突破国际惯例,惯例是保护投资,不保护投资人,现在已经放入投资人,还包括亲属、干部,而且做到二十四小时通知。

这些达成的结果,双方可以用共同发布新闻稿的方式,等于是对双方都有约束力的协议。

关于(个人对政府)的部分,两公司都没有法源,双方已经找到了五种仲裁等方式,最后一种,我公司可以通过最高法院做出解释,这是最有权威性的方式了。这合同,我们这边,与美国、香港还有其他地区,有的都谈好了,都没有这些内容。我们的专业部门说,别的经济体都没有像你们这样要求的。

我公司老板亲自出面直接与专业部门沟通,强调两家公司的特殊性以及需要。坦率说,已经让到没余地可以让了。

台商方面,我们也用委婉的方式听取了意见,他们可以接受。台商讲了时间点,如果可以在时间点内处理,是最好的结果。

你们过去关切的问题,我们很坦诚,尽了努力,这个合同是加分的,对两边都是好事,不签台商反而反弹。

签,利大于弊,希望转达赖老板,请她发挥作用,最后关头,相互靠拢,相互释放善意。

当晚我就向赖幸媛主委报告。

边报告,我边想,我没看走眼,赖幸媛与王毅都是在重要关头敢担起责任、亲自出手、魄力行事的人。想到《投资保障协议》最辛苦也是纠缠最久的部分,突破僵局了,有点激动。

报告时我眼眶有点湿。因为肚子好饿,我饭才吃了两口,饿得想掉眼泪。我突然想起,忘了在电话里面跟对方约定。我一直希望国台办与陆委会两个机关能创建默契,重大的宣示,或是要出难题给对方,最好在中午十二点前宣布。若晚些宣布,接招的一方确认求证、危机处理、协调其他部会、拟对策、往上报告、定调、回应记者……一路忙起来,又是夜晚了。陆委会与国台办应该具体正视双方员工都需要吃饭这个客观存在的事实,两岸关系才能深化发展,让亚太区域和平在纷乱的全球局势中,成为人类世界珍贵的典范。

赖幸媛与王毅的高度,在乎达成史无前例的,把大陆的公、检、司、法、商都纳入规范的《投保协议》;我的高度,只是担心肚子。

陆委会与国台办的直接管道逐渐成熟,陆委会同仁也因应这个新事务,创建通报程序。直通管道让两个机关形成良性互动,创建合作解决问题的基础,在往后几项两岸协议的协商过程里,有临门一脚的作用,迅速地让赖幸媛与王毅能达成共识、定案。

两机关的直接管道也促成了赖幸媛与郑立中的秘密碰面,在没有海基会人员在场的情形下,共有两次。即便两个机关间对彼此的存疑仍然很深,随著陆委会、国台办的互信增加,我们观察到郑立中与赖幸媛的互动,第二次就比第一次坦率而直接……

(系列完)

上一篇: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