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海纳百川》人民币可怜的铸币税与智商税(胡海鸥) - 海纳百川 - 言论

作者: 张国荣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 2022-08-30 18:05

在大陆很多人的话语系统中,发行纸币可以获取几近无限的铸币税,所以米帝凭借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霸权,掠夺世界的财富。人民币也要成为国际货币,与米帝分庭抗礼,至少不能让肥厚的铸币税花落一家。这样的推演貌似没有逻辑破绽,实际却已经在缴纳智商税了,因为铸币税事实上非常可怜和有限。

所谓铸币税是指铸币的面值扣除生产成本的差额。拥有铸币权的统治者都想获取额外的铸币税,以尽可能降低铸币成本,减少贵金属含量。如西汉吴王濞造反,所铸铁钱一捏就碎。这样等量的铁可以铸造更多的铁钱,搜刮百姓更多的财富。套用铸币税的定义,纸币的铸币税就不得了了,因为纸币的面值100元,扣除2毛印刷成本,剩下的99.8元都是发行者的铸币税。

面对如此丰厚的回报,谁不对米帝独占“花魁”而义愤填膺,谁不想从中获得一杯羹?问题是这样的推演混淆了实物货币与信用货币的不同,铸币是实物货币,它就是它的本身,既不代表谁,也不需要偿还而流通。纸币是信用货币,它不是以它的本身,而是代表著黄金或政府的公共服务在流通,所以要偿还。将实物货币铸币税的定义和逻辑硬套到信用货币上,岂非在缴智商税而何?

正常情况下,铸币面值与铸造成本差距有限,人们接受它,不是因为可以兑换成什么,而是它本身就是价值。既然它是价值,那就可以放弃有价值的商品与其兑换,百姓不会根据铸币要求兑换。但纸币本身完全没有价值,所以能够被接受,就是因为它代表著有价值的东西,从黄金到政府的公共服务。如果不能兑换成黄金,或者无法用来纳税,那麽无论枪杆子有多么厉害,纸币都流通不起来。可见,铸币的流通靠它本身的质地,纸币流通靠它的信用——偿还。所以铸币的铸币税只要扣除铸造成本,纸币的铸币税则不仅要扣除印刷流通成本,更要扣除偿还成本。如果沿袭铸币的铸币税逻辑,纸币的铸币税就不得了,但是考虑纸币的偿还成本,则纸币的铸币税就非常可怜。

欧美国家的货币发行大多采取贴现有价证券的方式,也就是央行扣除票据到期日前的利息将余款给出票人,出票人到期按面值赎回票据,赎回款项大于贴现款项的差额是纸币的铸币税。也就是说,纸币的铸币税基本等价于贴现利率,即纸币面值减掉偿还成本和印刷流通成本,而流通印刷成本可以忽略不计,纸币铸币税的可怜由此可以证明。

也许有人会质疑纸币的偿还性,他们认为,央行的货币发行越来越多,那就表明纸币只发不还,否则,它应该趋于减少。越发越多,恰恰证明它要偿还,不信,请看商业银行负债规模的增长。如果不是每笔存款都要偿还,则负债规模不仅不会扩大,甚至还会清零。同理,央行每笔纸币都以纳税的方式偿还,信用良好才能越发越多。当然,总量越来越多,证明余额还没还。这与商业银行存款余额还没偿还是一个道理,还没偿还并非不偿还,余额增长恰证明正在偿还。

确实有很大一部分美元沉淀在流通中,被压在箱底,而没有以纳税的方式实现偿还,但是,这不是铸币税,而是美元的信用升水。因为铸币税是发行者的偷奸耍赖,也是持有者不得已接受的无奈。但信用升水则是持有者对发行者的信心,是不要求偿还的自愿。可见不能将纸币持有者的信心当作是铸造者的无赖。也正是因为这么多美元的沉淀,决定米帝凭空占有一大笔无需偿还债务,这是世界各国都垂涎不已的所在。它等价于商业银行的经营收益,正是很多存款人不要求提现,才造就了商业银行的丰厚利润,但它不是凭空的,成就和维持信用的成本也不容小觑。

人民币发行在理论上没有偿还的阐述,在实操上没有偿还的路径,所以人民币实际上被当作金属货币在流通,它的铸币税就是面值减流通印刷成本。认识不到纸币铸币税可怜与有限,则势必只发不还,这就助推了人民币发行过多。物价上涨和财富稀释则是这种认知的智商税,它可没有上限啊。

(作者为大陆学者)

※以上言论不代表旺中媒体集团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