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王子》杂志创办人蔡焜霖先生访台史博 重见台湾经典老漫画

作者: 张国荣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 2022-08-30 18:05

2021/04/08

【大成报记者杜忠聪/台南报导】白色恐怖受难者、也是《王子》杂志创办人蔡焜霖先生,8日在文化部人文及出版司陈莹芳司长、国家人权博物馆陈俊宏馆长陪同下,造访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阅览馆藏《王子》杂志等蔡焜霖先生曾参与创办、编辑的漫画文物。
蔡焜霖先生进入台史博修护室,一看到馆方铺陈开来的漫画文物,便表示感动得想哭,勾起许多过去与众多伙伴一起努力克服难关推动漫画出版、为孩子们描绘梦想的回忆。虽然已高龄91岁,蔡焜霖先生仍清晰记得当年创办《王子》杂志及其他漫画出版的各种细节,例如:《王子》杂志创刊号(1966年12月15日发行)封面照片中的二位儿童,是“黑桥牌香肠”老板的一对儿女,当时在前辈摄影家柯锡杰先生的摄影棚拍摄;因为孩子们喜欢恐龙,创刊号就纳入恐龙的内容,是台湾少年读本中的领头羊。
现场馆方另准备许多1960年代左右的漫画单行本,为蔡焜霖先生在1966年创办《王子》杂志以前,曾任职的宝石出版社、《东方少年》杂志、文昌出版社所发行的出版品。早期漫画不一定会露出作者名字,漫画家或以笔名行走江湖,后代研究者未必能确认作者实为何人。蔡焜霖先生见到馆方搜藏、文昌出版社的漫画单行本《爱之道》,立刻指出作者“海龙”本名为廖修传;出版社曾设置宿舍,让外地来的漫画家集中住宿,而当年笔名“艺南”的东立出版社社长范万楠因年纪最大,还要负责管理年轻漫画家们。
蔡焜霖先生也分享小时候看的日本漫画角色“野良黑”(のらくろ),于月刊少年杂志《少年俱乐部》连载,每逢出刊日便紧紧捏著5角铜板购入,同学间流传分享这本热门漫画杂志;还有关于战后《漫画周刊》、《漫画大王》等周刊如何影响其他以文字为主的少年刊物存续、漫画开本的演变等等。看著老漫画、细数往事,蔡焜霖先生为大家娓娓道来一段战后台湾漫画出版的重要历史,透过其所描述的场景、人物与细节,让那段已逝的时光更加鲜明、三维了起来。
蔡焜霖先生于白色恐怖期间曾遭宪兵刑求徒刑,最后被判刑10年,成为威权体制下的牺牲者。他出狱后的第二份工作,就是到当时位于台北市赤峰街的宝石出版社担任中日文翻译,而后于儿童杂志《东方少年》担任编辑。随著《东方少年》停刊,他受邀进入文昌出版社,培育了多位台湾重要的漫画家。蔡焜霖先生也曾短暂转行至广告公司,但由于1960年代中期〈编印连环图画辅导办法〉的颁布及执行,台湾漫画产业进入寒冬、文昌出版社熄灯歇业,他在昔日战友的求救声中毅然退出广告界,创办《王子》杂志,支持创作者生计,还雇用许多与自己处境相似的政治受难者,也让《王子》杂志不只是儿童读物,更成为许多台湾人的避风港。
台史博馆长张隆志表示,收藏《王子》杂志、东方少年等漫画,对于丰富完备台湾漫画历史以及筹备国家漫画博物馆皆有重要的意义,特别是《王子》漫画杂志的内容丰富,是当年许多年轻读者认识世界的启蒙书籍。因此,像蔡焜霖先生这般漫画产业从业者的经历与故事、“重建台湾艺术史计划”所购藏的漫画文物,都将成为漫博馆筹备过程中重要的养分。
目前台史博从常民角度切入台湾艺术史,除了长期耕耘台湾在地歌谣及电影等面向,109年透过文化部的“重建台湾艺术史计划─图像史料文物购藏计划”购入一批战前、战后台湾的漫画文物,包含许多与前述《王子》、《东方少年》类似的儿童杂志,例如《学友》、《现代少年》等,内容多元丰富,有小说、漫画甚至科普教育,编者群更可见台湾重要的艺术家、文学家及漫画家参与其中,反映战前艺文人士在战后的活动及文艺界的合作样态。借由典藏台湾漫画史料,台史博期待重构常民文化与流行文化中的台湾史,并开拓台湾艺术史的多元论述。
*108-109年台史博购入漫画资料(尚无文物身分)5,380件
*台史博“重建台湾艺术史计划”购入漫画文物809件
*《王子》杂志1966年创刊,1969年因杂志社财务吃紧,后由当时任职联合报的唐达聪、赵堡夫妇接办,一直出版到1983年10月,共出版4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