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医材研发工程师,赶上大健康产业荣景

作者: 张国荣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 2022-07-13 13:04

“医材在台湾不是新兴产业,很多企业已是隐形冠军,”成功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系系主任、兼成大前瞻医疗器材科技中心副主任叶明龙说,国内医材厂商正走在大转型的路上,这也是医材研发工程师变热门的主因。

他表示,传统医材厂商多半是制造业出身,不管是专职代工,或者有自家商品,生产的多半是成熟的消耗性产品。

国内不少医材厂商的技术都不是原创,多半只是“更新”,营运则专注在提升生产效率、产品轻量化,以成本节省,虽说是医材生产商,但人才需求多以“电机”为主。

医工专业多元,但绝非什么都学

以往生科、医工等学系,常被认为所学没有市场,备受冷落;如今终于时来运转。

这几年,受到台湾与中国大健康产业兴起的影响,由新创公司带头,开始投入医材产品的研发与设计。加上原有台企在生产成本难以对抗中国对手下,纷纷转型投入自主研发,企图拉高毛利,原本缺乏舞台的医工人才,开始有了发挥的机会。

这连带使得市场行情也开始翻转。“医材研发”需要集结电机、电子、信息、医学、生科、统计、法律,属于“超级跨领域人才”,人才难觅之下,一举跃升104人力银行“稀缺人才排行榜”前五名。

“医工是以‘医学’为底,‘工程’为用的一门科系,”叶明龙说,医工专业在于,把“医学技术”透过“电机工程”转化为“电子产品”;“工程”是应用,但一定要有医学专业当核心。

医学领域分工精细,大至脏器、神经、大脑,小至局部的关节、牙齿、听力,“学生必须针对自己有兴趣的医学领域钻研,才能知道如何应用到产品设计上,”叶明龙说。

医工应用范围广,还要接受材料、机械、生物等训练,具有“海纳百川”的特性,不同背景的学生都可以在此找到发挥之处。目前成大医工所有1/3的学生,来自非工程领域,大学读的是医技、护理、物理治疗、生物等科系。

“医工领域看似宽广,但不是什么都学,而是工程+某一医学专业,”叶明龙强调。

熟稔专业,还需掌握产品销售与法规

医工系所结合医学与工程两大专业,但要成为顶尖的医材工程师,还必须要进一步学习商业面的销售与法规。

成大医工所毕业的钛隼生物科技公司研发长王冠茹指出,医疗材料使用在人体身上,有些器材还要安装在体内,以便进行生理机能的调节与监控,因此精准度、安全度、无毒性、生物相合性等要求,都比一般电子产品高上许多倍,各国法规更是严格监管。

王冠茹举例,医疗器材的材质不能造成人体强烈排斥;一般消费性电子产品如手机内部零件,万一微微漏电并不会影响到消费者使用,但如果医疗器材漏电,就算只有少少几伏特,也可能造成病人死亡,医材设计绝不能有一点点失误。

医材产品上市前,必须经过动物实验;目前台湾、美国、欧洲、中国、日本各地的管理认证单位与法令,不尽相同。

王冠茹指出,从产品设计、用材、到各阶段实验,如果未能掌握各国法规,一旦不符合规定或违规,几千万、上亿的研发资金,瞬间都将放水流。

2015年创立的钛隼,2018年研发出“脑部手术导航机器人”,结合脑神经、机器手臂及导航技术,并透过自行开发的软件,能将病患电脑断层扫描(CT)、磁振造影(MRI)与机器视觉集成。2018年钛隼与花莲慈济医院完成全球首例脑部导航机器人手术,协助外科医师精准地将脑室因感染而积水的患者,一次到位将脑室引流管植入。目前钛隼的脑部导航手术机器人已取得多国专利,预计2023年取得欧盟、美国和卫福部上市许可,顺利的话,将可切入精准医疗市场。

王冠茹的硕博士主要研究小鼠的脑部放电,加入钛隼后,进一步学习材料、电子、电机等领域知识,才能带领整个研发团队。

她认为,国内医工教育的医学与工程专业强,但法规实务面比较弱,需要补强。而要成为高阶医材工程师,主动了解产业趋势和积极学习各领域知识非常重要,因为学校知识不可能用一辈子,持续关注产业最新趋势,补足能力缺口,才能不断设计出造福人类的医材产品。